餘生請找一個和你頻率相同的人

曾經,聽過一個故事。 在海洋中,有一隻世界上最孤獨的鯨魚,它叫Alice。 因為它的頻率與眾不同,世間沒有任何生物能聽到它的聲音,與它同磁共振。

所以,它的悲與歡,只能獨自消化。

在經歷了二十多年的漫遊後,一個研究團隊終於找到了和Alice一樣頻率的鯨魚,而它也終於可以不再忍受孤獨。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孤獨的Alice,終其一生都在尋覓一個和自己頻率相同的人。 只有遇到一個靈魂能與之共振的人時,我們的生命才終於不再孤獨。

Woman Sitting on Bench Outdoors

01. 所有關系的變淡,都是因為頻率不同。

之前,在知乎看過一個熱門話題:「為什麼好朋友之間會漸行漸遠? 」

在評論中,留下了無數個悲傷的故事。 有人因為生活閱歷的不同,導致彼此的遠方不再重合;有人因為距離的遙遠,造成友誼之間建立一道牆。 其實,歸根到底,所有關系變淡的原因,不過都是頻率不同罷了。

在一段感情中,如果兩個人步伐不一致,遲早會有一個人先行離開。 記得看小說《故鄉》時,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魯迅與閏土之間的友誼。 在少年時期,閏土是魯迅最好的玩伴。 他們一起在鄉下刺猹、捕麻雀、撿貝殼,留下了許多美好的回憶。

二十多年後,魯迅重回故鄉,一直期待著與閏土的重逢。 但見到閏土時,閏土卻恭敬地叫了一聲「老爺」。 正是這句話,才讓魯迅明白,他們之間的距離已經太遙遠了。 雖然年少時他們步調一致。 可分別後,魯迅一直在大步的向前走,而閏土卻留在鄉下原地踏步。

慢慢地走過的路,看到的風景都全然不同。 那麼,分道揚鑣,各行其路,便成了最後的結局。 不光是友情,愛情也是如此。 在一段感情中,最難能可貴的,莫過於共同成長。

就像舒婷在《致橡樹》中所描繪的:

「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緊握在地下。 葉,相觸在雲裡。 」

之前,楊絳和錢鐘書就是這樣,他們在愛的滋養下,步調一致,相互成就。 在錢鐘書提出創作《圍城》遇到瓶頸時,多虧了楊絳的支援和鼓勵才堅持下去。 後來,楊絳編寫話劇時信心不足,也是錢鐘書給予了她最大的勇氣和自信。 就這樣,你不追我不趕,默契地走過了一輩子。 所以,要記住,在任何一段關係中,只有和頻率相同的人在一起,感情才能走得更遠。

Woman Looking at Sunset

02. 頻率不同,註定不是一路人。

在《十一種孤獨》一書中,作者理查耶茨講了十一個孤獨的故事。 其中,有一對情侶,在婚禮的前幾天,女孩才突然意識到自己和未婚夫之間充滿了陌生。 無路可退的女孩內心滿是孤獨與無力,然而她卻只能拼命掩飾自己。

最後,理查耶茨寫到:「我想所謂孤獨,就是你面對的那個人,他的情緒和你自己的情緒,不在同一個頻率。 」

頻率不同的兩個人,就像收音機,頻道錯位就永遠無法傾聽到對方的心聲。 即使朝夕相處,也終歸不是一路人。 在電影《碧海藍天》中,雅克是一名潛水夫,瓊安娜見到他的第一面就深深愛上了他。

但對於雅克來說,他仿佛來自于另外一個世界,就像一隻生活在陸地的Alice。 他每次潛入海底,壓根就不關心什麼世界紀錄,只想永遠留在那裡。 甚至連雅克錢包裡的親人照片,都是一隻海豚。

在這段感情中,瓊安娜的世界是雅克,而雅克的世界卻是孤寂的大海。

他們彼此擁抱,卻又彼此孤獨。 在電影的最後,雅克還是選擇了投身于深海中,隨著一隻海豚消失在了蔚藍裡。

而瓊安娜則痛苦地哭喊道:「那裡又黑又冷,什麼都沒有! 看看我,我是真實存在的! 」

直到最後一刻,瓊安娜才終於接受「雅克不屬於她」這個無法逆轉的命運。

很多時候,愛而不得,皆是命中註定。

在感情的悲劇裡,頻率不同不是誰的錯,只可惜一個屬於藍天,一個屬於大海,在一起只會互相消耗。 但真正的友情和愛情,是不會讓你感覺到疲憊的。 所以,往後餘生,與其互相消耗,不如找一個頻率相同的愛人與摯友。

Photo of Man and Woman Sitting on Grass

03. 頻率相同的人,懂你悲歡。

在電影《刺客聶隱娘》中,有一則故事。 罽賓國國王得一青鸞,三年不鳴,夫人曰,常聞鸞見同類則鳴,何不懸鏡照之,王從其言,鸞見影悲鳴,終宵舞鏡而絕。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青鸞,沒有同類。 你只能對著鏡中自己的影子拼命表達,永遠沒有回應。

很多時候,你我終其一生,不過是為了尋覓一個能與之交流的靈魂,進而化解生命的孤獨。

曾經,明星林心如在12歲時,就經歷了父母離婚。 那時,林爸爸總向林媽媽的花盆裡彈煙灰、扔煙頭,還經常不洗澡、亂扔臭襪子、記不住紀念日……林媽媽一意孤行地離了婚,即使被外婆憤怒的指責為「太過矯情」,也不在乎。

林媽媽只說了一句話:「他人很好,但過不到一塊去,畢竟一輩子太長了。 」後來,林心如16歲的時候,繼父出現了。 他給林媽媽的花花草草換上了漂亮的花盆,還拉著林媽媽的手去江邊散步。 直到這時,林心如才真正明白:唯有頻率相同的人,才能欣賞你的好,懂得你的苦。

人生路漫漫,和一個頻率不同的人交流,就像在浩瀚的宇宙中互相呐喊一樣,根本沒有任何傳播的介質。 知己難求,三無足矣,愛人一個,交心就夠。

所以,從今往後,請和知你冷暖,懂你悲歡的人在一起。

Silhouette of Two Person Standing during Nighttime

有人說:「餘生太長,如果不能和一個頻率相同的人生活該有多累;餘生太短,如果不能和一個頻率相同的人生活該有多遺憾。 」

在人生這條路上,我們都是孤獨患者。 人和人之間,也不過一世的緣分。 唯有在琴瑟和鳴的震顫中,感受與人相處的歡欣,才能不負此生。 就像史鐵生在《務虛筆記》裡所說的:「殘缺就是孤獨,尋求彌補就是要擺脫孤獨。 當一個孤獨尋找另一個孤獨時,便有了愛的欲望。 」

我始終相信,這世上一定有一個和我們頻率相同的人,那人未必是戀人,可能是任何人。 在往後餘生裡,我們也一定會找到那個人,同他看日出,聽夜雨,溫暖彼此的生命。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