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設第一回 – 發火又有何用

即使夏天的太陽有多猛,Felicity仍舊保持冷冰冰的心情,從早上忙趕著上班的人流裡穿插;隨著高踏鞋踏在雲石地板發出的聲音與那通往辦公室的電梯越來越近,她的心情亦隨之然變得沉重,在按下電梯鍵前,她遲疑了一會,對新一天的開始還未完全ready。

Felicity還未把手袋放下,新秘書Olivia門也不敲便沖進她房間,說搞錯了日程表。Felicity全力控制著自己以免大發雷霆,但她裝作平靜的強硬聲線已嚇得Olivia目定口呆。「不要白癡似的站在哪裡!怎麼回事了?」Olivia 結結巴巴的說:「我…搞錯了你的schedule。你今早本應要和總部來的CFO吃早餐。」Felicity 打斷道:「其實我知道。現在我就要在他到來前準備一下。」秘書眼湧著淚說:「真的很對不起,CFO他不是來這裡。這完全是我的錯…」她的聲音越來越小,眼也不敢與Felicity直視。Felicity說:「我猜,他本約我到他住的酒店見面,而你卻忘記了?」Olivia 點頭:「他知道半島酒店的大堂茶座很有名,亦不想在早上交通繁忙時間來銅鑼灣。」

Felicity 合上眼,深呼吸了一下。她現在不只是遲到,而且是遲了很多。正當她想破口大罵之際,Olivia 說:「我可否建議…」。看見老闆沒有打斷她,便大起膽來續說:「CFO是個食家,而我相信他十分樂意在不被工作打擾的環境下, 獨自在那裡享受早餐的機會。我會告訴他我的錯處,及通知他你將會在他用過早餐後與他喝杯咖啡。」看似平靜的Felicity在考慮她的建議時, Olivia續說:「上次他來香港的時候,感覺到他是一個十分輕鬆不太計較的人,而現在出發也不算太遲。我亦會對我的錯負上全責。」

Felicity的怒火一觸即發,但她不能否認Olivia是對的。澳洲來的Paul的確是毫無架子,他的身形亦反映他愛吃的性格。Paul在滿足完口腹之慾,也許會更容易接納她向總部申請更多撥款的建議或其他要求。此外,現在向試用期還未過的Olivia發火也無補於事。Olivia很渴望能受重用,勇於表現自己,在她身上,Felicity看到年青時的自己:作為辦公室唯一的女性,她用盡所有機會去證明自己的能力,但時間令她變成一個「七情上臉」的女強人。此刻,她只想將情緒及精力放在與Paul的會面當中,而發脾氣對整件事也毫無幫助。
她作出了罕有微笑 ,這舉動連她自己也感到錯愕:「把建議變成事實,Olivia!」Felicity說。

想一想:為何控制一己怒火比發火更有建設性?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