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潤東 與情緒共舞
浪漫故事?還是逃避的肥皂劇?(上)

我有一位大學時期的好朋友,在畢業以後早就到外地發展他的事業,每隔半年才會回一回來香港,和我們這群朋友一一會面。就在上兩個月,他又回來了。不過這次會面並不是我們預期中的言談甚歡,反而看到他聲淚俱下地指控我和另一位朋友對他的不公。我倆固然被他的眼淚嚇倒,同時感到有點莫名奇妙。原來他的指控是這樣的:以前在大學時讀書,我和另一位朋友時常以捉弄他為樂,更幾乎是面提耳命地告訴他要懂得怎樣分配時間工作,才不至於捱壞身體,近日他重遇當時的舊同學、憶起那些點滴,自然感到委屈,想來和我們坦白一下自己的感受、解開心中鬱結。

 

突然間提起多年前的事,其實我和另一位朋友還真的有點哭笑不得。事情種種發展和點滴於我們來說,其實已經變得很模糊,但在當事人的說明後,我們又漸漸記起恍惚有這麼的一件事。不過問題就來了:其實我們都不覺得當時的做法有何不妥。作為他的朋友,我們自然會為他著想,看到他忙碌得連洗澡都沒有時間,當然希望他重新分配時間、保重身體。更何況,當時的我們除了口上叫他保重以外,還有幫他分擔一點工作,減輕他的負擔的。這樣的我們,應該不算太過份吧?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這位當事人對我們當時的說話耿耿於懷,以致他在那天見面忍不住流下淚來,擔心我們的友誼就會漸漸消磨掉。我們看到他這樣也即時道歉了,希望讓他好受一點。只是在這個時候,似乎即使我們要收回言論,也是不太可能的。

 

人的記憶很有趣,我們總是會把很多不同的經歷和片段都在腦海中留下來,腦海就是我們最珍貴、最豐富的電影庫。試試闔上雙眼、在這個電影庫中看看自己都留下了些甚麼?你會發覺自己留下來的都是一些情緒感覺很濃烈的片刻:你會記得自己畢業的一刻、結婚的一刻、生孩子的一刻,但你不會記得前年某一天的午餐吃了些甚麼。我們的腦袋就是這樣,通常都偏好記得這些感性,甚或負面的傷感的記憶。但知道了這件事,又和我朋友的聲淚俱下有甚麼關係呢?(待續)

 

莊潤東
生於香港,成長於新加坡、台灣及美國三地。在大中華地區從事廣告及營銷傳播行業15年,曾為國際企業如恆生銀行、IBM、P&G、Meidi等制訂品牌行銷策略;2011年起提早退休,專注於探索個人成長、提升個人潛能,朝積極生活進發。深信每個人都有權行以最簡單、最實際的方式來讓自己生活得更快樂,找自己的不悔人生。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