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還全情做救亡

為什麼我還全情做救亡
周兆祥博士
人類文明還可以持續下去嗎?甚麼時候人類真的會死光,或者大部分出局?所有「客觀」的指標顯示的數據所作出的展望預測,絕對凶多吉少,包括污染破壞的程度、資源匱乏、動植物絕種速率、生物互動關係崩潰、氣候轉變等等。照此推算人類應該完全沒有機會,甚至可能不出一代(2、30年)地球的人恐怕死光。
我們有多少機會活下去,只有天知道。如果有專家學者哲學家說知道,阿祥知道他其實不知道。因為變數太多了,特別是未來幾年人類社會文化的轉化,勢必急劇改變。
譬如巴西國家隊訪問作客比賽,香港代表隊到了下半場輸到12比0,剩下時間無多,反平明顯無望,這時香港球員會不會企鵝式作戰,懶得去追球(反正都打敗終場)?當然不會,因為大家有「體育精神」。況且不去打拼,恐怕不會開心一點。反而當時倘若有前鋒演出超水準射入巴西球門,或者港隊門將遇強愈強表演神勇屢救險球他們不但獲得掌聲,還說不定身價倍增,好快有班主高價挖角轉會。
阿祥正是這樣看自己的事業:不知如何落了場在參與艱苦作戰,勝算極微,但穿上球衣在草地上的每一分秒都盡心盡力,這樣才開心快活,不負所托(天生我才必有用嘛)。
與此同時,人類社會正在經歷天翻地覆的變化:經過了3、40年綠色運動的努力,已經加速轉化,甚麼事都會發生。
所以,阿祥從來不浪費精力去想這場球賽終場的結果,反而活在當下,全情投入參與救亡工作。你也識做未?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