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唱會前專訪 光明與黑暗RUBBERBAND

不得不說,近年香港的確較為紛亂。在年輕人眼中,社會似是應驗了「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有時都想沒意識矇住兩眼。幸好有Rubberband,他們用歌聲教大家睜開眼,鼓勵大家關心社會。他們的熱血、大愛感動了不少樂迷。今年11月,他們以《語言藝術》做主題曲,唱入伊館,誠如詩人顧城所寫:「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不甘安置到盲點

從國教、到七一、直至近期普選爭議,每逢需要發聲,需要集會,你總找到Rubberband的影子。他們的歌,正是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大事如政壇政客,小人物如貨框碼頭的非洲黑人,也能在Rubberband的音樂世界找到。Beyond〈Amani〉裡的人文精神,他們延續下來來,甚至發揚光大。事實上,他們並不是有心寫這類的歌:「周圍的環境很影響我們創作,不要以為創作很自由,我們在香港生活,靈感素材就在香港。在近年爭拗不斷的氣氛之下,我們根本避免不了寫這類歌。」是的,我們喜歡Rubberband,就是喜歡他們從來不會裝睡,夠坦白,不受別人控制,勇敢站出來,唱出大家不敢出的歌。

越避忌越似放屁

做藝人,最好就是無立場,音樂以外的問題最好「一問三不知」,不要亂發表意見。Rubberband站出來,新歌揭破6種人的語言藝術。走得這麼前,不怕槍打出頭鳥嗎?Rubberband卻說:「不是我們走得前,而是很多人自己後退,自我審查,其實問題個個都見到,不能因為避忌而不唱,更要大大方方唱出來,令人更關注這個議題。」這令小記想起他們新歌〈語言藝術〉的兩句:「其實你你你再多心機,越避忌越似放屁。」凡事率真,坦白大方說出來,歌行合一,Rubberband 就是這樣走來。近日,他們更將上年七一《香港巨蛋音樂節》的酬金全數捐出,購買3000張飯券,幫助基層老人家。你未必認同他們的政治取向,但無人可否定他們對香港的愛護之情,永遠忠於自己理念,不會唱一套,做一套。

I always shine for you

男性喜歡Rubberband,就是愛他們的積極、熱血,如〈發現號〉;女性喜歡的,其實是〈阿波蘿〉的溫暖,「抱起了幾千攝氏陽光,來讓相戀近乎熱燙」兩句,很多女樂迷仍津津樂道。聽見Rubberband 近期的歌,他們感覺很沉重,難道Rubberband孤芳自賞,放棄了女性市場,不唱情歌了嗎?他們聽罷後苦笑:「這是誤解,我們很多歌都很輕鬆,也不嘈吵,很適合女性聽,如〈小涼伴〉、〈童稚萬歲〉等,這些歌只是無機會plug上去,才令人誤解我們只有社會歌。」誠然,他們的歌其實很多樣化,只要大家肯聽,They always shine for you。

逃過類同的複製

搞演唱會,大部份歌手都會選在容納12,000人的紅館,萬人哄動的情況,感動過不少歌手,Rubberband 11月第三次開演唱會,偏偏選擇了灣仔伊館開Show:「伊館雖然只有3,500個座位,但歌手與樂迷更近,更多互動,我們希望與各朋友一起享受音樂。」近年的演唱會,倒有點本末倒置,像起馬戲團來。高空舞台,性感舞衣,例牌勁歌熱舞,大show 肌肉,男的高呼「型不型?」,女的頻說「美不美」!Rubberband 的演唱會,亦如他們的歌〈成長說明書〉:「逃過類同的複製」,他們說:「我們的演唱會會秉承過往傳統,還原基本步,不會太娛樂化,會以音樂為主,純粹用band sound 搞音樂會,感動觀眾。」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